本站首页 关于我们 法律图书馆与法律信息研究会 法律信息研究 中外法律图书馆 法学文献与检索 政府信息公开 法律图书馆导航 法律法学网导航
馆藏特色研究
法律图书馆业务
法律图书馆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外法律图书馆 > 馆藏特色研究
馆藏特色研究
暂无下载资料

 德国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的服务
            孙会清 点击量:121
华北理工大学图书馆
【摘要】
文章介绍德国明斯特监狱图书馆服务的成功做法:采用三层管理模式,提供多种形式的文献信息服务,实施空间改造,加强与外界的联系等,分析其带来的启示,例如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实行专业化管理,发挥监狱图书馆的空间和文献资源优势,消除与外界的隔离,以提高我国监狱图书馆的理论研究和实践管理水平。
【关键字】
德国;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监狱图书馆服务
    

  引言

  国际图联在2005 年再版修订的第 92 号专业报告《犯人图书馆服务指南》中将“监狱” 界定为:任何扣押、监禁和拘留犯人的机构或设施。[1]换句话说,广义的监狱是指关押一切犯人的场所。监狱具有惩罚、改造、防卫(或预防)等功能。[2]对罪犯惩罚的目的是使其在释放之后能够过上一种负责和守法的生活,避免再次犯罪,因此惩罚与改造相辅相成。监狱图书馆是为配合监狱的教育改造功能而设立的文化教育设施,是对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的有效场所。[3]监狱图书馆的作用包括提供教育资源,协助惩教机构完成教育任务;提供娱乐消遣读物,丰富个人精神生活;保持与外界的联系,帮助改造复原;提升职业技能,有利于囚犯出狱后重返社会;充当法律咨询中心,解决犯人对制度政策信息的需求等等。[4]《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5]因此,每个罪犯在监禁期间都有权获得图书馆服务,除非违反图书馆制度才会受到限制。

  20 世纪80 年代中期,我国部分监狱开始与公共图书馆合作,向服刑人员提供书籍阅读服务。但直到1995 年,监狱图书馆建设才得到重视,全国多个省市的图书馆相继与监狱联合共建监狱图书馆,服务方式渐趋多样化。[6]总体来说,我国监狱图书馆的设立相对于国外起步较晚,监狱图书馆的发展并不理想,我国监狱图书馆理论及实践研究的主要问题包括:(1)观念尚未转变;(2)图书馆学界对监狱图书馆的研究不够重视;(3)相关论文数量少,有价值的研究成果少;(4)研究力度不够、研究方向不全面。[7- 9] 西方国家普遍重视监狱图书馆的信息服务,监狱图书馆的发展相对比较发达,大部分监狱图书馆已经拥有与公共图书馆媲美的资料和设备,并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法规。[10]德国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TheNorth Rhine- Wes tphalia, NRW) 明斯特(M ns ter)监狱[11]图书馆恪守承担社会性责任的图书馆服务(Socially respons ible library s ervices,主要强调为需要特殊帮助的弱势群体提供服务)[12]准则,不断克服种种困难,努力满足囚犯的不同需求,确保图书馆的成功运作,被德国图书馆协会(German Library As sociation)授予 2007 年度图书馆 (Library of the Year 2007)的荣誉称号,并于2011 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高效读写能力实践项目(Effective Literacy Practice,ELP,一个为世界各地遴选出来的、有效促进成人读写和算术能力的项目进行展示和交流的平台)的应用案例。[13]本文介绍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的服务模式、服务内容及成功做法,总结分析其带来的启示,以期促进我国监狱图书馆理论研究和管理实践水平的提高。

  1、德国明斯特监狱图书馆服务

  一方面,监狱图书馆的发展反映了时代精神的变化,是历史的见证者;另一方面,监狱图书馆的发展与监禁制度和图书馆行业的发展紧密相连。德国在19世纪由神职人员(Clergy)掌管监狱图书馆,图书馆收藏的主要是宗教文献,且按照宗教教派进行分类和组织存放。当时的监狱图书馆鼓励犯人阅读和讨论以宗教为主题的书籍,藉此对读者(囚犯)产生积极正面的影响。自20 世纪以来,监狱图书馆开始由监狱教师(Prison teachers)管理。目前德国大约有200 个刑事监禁所,几乎都配有图书馆。[14]随着被监禁人员数量的不断上升,监狱图书馆面临着不断增加的资金和人力资源的压力。在德国联邦政府组织结构下,每一个州都具有自治权,监狱图书馆经常各自为政。其中,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的服务创新工作走在前列,成为德国其他各州监狱图书馆服务的典范。

  1.1 采用三层管理模式,实行专业化管理

  20 世纪80 年代明斯特监狱图书馆进行了重要改革,由专业图书馆员负责管理监狱图书馆,并采用了三层管理模式[15]:

  第一层,由囚犯图书馆辅助员(Inmate LibraryAs s is tant)负责图书馆的日常事务,包括财产登记、技术加工、编目及数据收集,在工作人员的指导和监管下开展流通服务,完成必要的文献资料修护工作,整理资料损坏报告,通过用户调查、口头宣传参与图书馆推广,吸引新用户,并为文献购置和图书馆项目提出建议。

  第二层,由图书馆督管员(Library Supervisors)监管图书馆的日常运作 他们与监狱管理人员一起协调管理监狱图书馆,负责挑选、培训和监管图书馆辅助员。图书馆督管员有权对图书馆系统软件和硬件的选择以及借阅期限、数量、续借等问题做出决定,负责财产登统、旧有资源更新淘汰、新资源购置、日常用品和设施的供应。

  第三层,由职业图书馆员(Profes s ionalLibrarians)协调整个图书馆的管理。他们的主要职责包括:(1)监督图书馆资源管理;(2)为图书馆督管员和辅助员提供指导和帮助;(3)为图书馆督管员提供基本培训,召开职员工作会议,与狱外图书馆或团体保持联系,展开馆内外公共关系工作;(4)协助图书馆进行资源建设、图书捐赠、资源利用情况调查(如资源周转率、流通率) 编目资源购置等;(5)开展阅读推广活动,提高图书馆使用率;(6)负责资源配置和制作使用报告。

  职业图书馆员的聘用使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的发展走向专业化、持续化,也使监狱图书馆员成为有显著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专业人员群体。职业图书馆员与监狱长紧密合作,共同参加每月一次的专业人员(包括图书馆员、教师、医务人员、牧师、社会工作者等)会议,与图书馆督管员定期会面;每年与监狱长共同制定图书馆发展计划,评估上一年度的目标完成情况(每年有 30,000 欧元经费用于年度目标的完成,例如2005 年度的目标之一是图书馆的改革,2007 年度的目标之一是策划及实施 Library of the Year 活动)[16]。

  1.2 提供多种形式的文献资源和信息服务

  很多公众都认为监狱管理机构为囚犯提供图书馆文献资源和信息服务与惩罚的观念相矛盾,因此,监狱图书馆员要在维护监狱制度和保护囚犯所需信息资源获取权利两方面进行巧妙的平衡,[17]明斯特监狱图书馆在监狱制度和有限资源的双重制约下为囚犯提供多种形式的文献信息服务。

  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的图书总量约为1 万册,此外还收藏有报纸、期刊、有声读物和DVD(包括故事片、记录片、教学片和新闻片)等资料。在很多监狱图书馆仍未能提供开架阅览的情况下,明斯特监狱图书馆开架阅览的做法已经延续了20 年。[18]根据明斯特监狱官网的宣传内容,明斯特监狱图书馆每周安排一次15 分钟的开放时间,允许囚犯自由浏览开架的文献资料,而其他监狱往往只允许囚犯在监室中通过卡片目录这种不方便的形式挑选文献资料。[19]每年明斯特监狱图书馆会对10%~15%的馆藏资源进行剔旧和更新,经费和资源来自于政府拨款和社会捐赠。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的非德语囚犯的阅读需求,明斯特监狱图书馆还大大增加了外文资料的入藏量,使来自近50 个国家的囚犯能读到30 种语言的图书同时,该馆还与其他监狱的图书馆及明斯特市立图书馆(the M ns ter City Library)实现馆际互借;而且每周通过开放获取为超过500 人次的用户提供服务。有阅读困难或障碍的用户不仅能够找到符合他们需求的资料,还能得到相关帮助和指导。例如,简单易读的文献可让很多阅读能力低下者感受到阅读的快乐;有趣的漫画书和插图书可使人放松;法律和非小说类书籍起到传递知识和教育的作用;辞典类和外文文献则架起跨文化交流的桥梁。这些文献对入狱之前没有阅读习惯的囚犯非常有帮助,为他们出狱后融入社会、重新生活打下了基础[20]。

  2006 年明斯特监狱图书馆与明斯特大学监狱文献中心(Documentation Center for PrisonLiterature at M ns ter Univers ity)合作,开展一项有关囚犯阅读习惯的调查。调查结果表明,对于狱中的业余时间,79%的囚犯用来阅读,71%看电视,54%写作,40%进行体育锻炼和听音乐。可见阅读已成为囚犯最普遍的业余活动。另外,80%的囚犯每个月来图书馆一次,且几乎一半(49%)的囚犯每周来图书馆一次。大多数囚犯阅读的目的是获取信息和接受教育(83%),其次是消遣(74%)和自我发展(33%)。在那些阅读量大的囚犯当中,2/3的人在被监禁前很少阅读;88%的人表示大部分阅读材料是从监狱图书馆获取的,52%的人会就他们阅读的材料与他人展开讨论,可见书籍促进了囚犯之间的交流,尤其是促进了这些来自不同背景却生活在同一个封闭空间中,构成了一个小型“国际化社会”的特殊人群之间的交流。[21]以上调查数据进一步印证了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的文献资源及信息服务对囚犯的重要性。

  1.3 实施空间改造,发挥“灵魂药剂师”的作用

  2004 年,受明斯特市立图书馆新馆创新高效和现代化等特征的启发,明斯特监狱图书馆进行了重新规划和改造,由明斯特市立图书馆新馆(1993)及米兰欧洲图书馆信息文化中心的设计者Bolles+Wilson 建筑师事务所担纲,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及其监狱图书馆学会成为规划改造坚强的财政后盾,并以大约一百名社会捐赠者的捐款为补充。[22]这些体现了明斯特市图书馆学会和社会团体对监狱图书馆的广泛支持。

  在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的改造中,建筑师秉承和运用了“将创新融入城市历史区域”的理念,使图书馆在这座受历史保护的古老监狱中产生了现代的空间视觉效果,成为改造项目中最富有创新性的部分。改造后的新图书馆开创了一个新的界面:整个内部是一个巨大的色彩丰富的开放空间,墙壁和天花板都画上了树叶,营造出一种积极向上的氛围;巧妙运用镜子以产生万花筒的效果并显著增大空间;色彩斑斓的图书馆就像从大门展开来的一把扇子,使到访者感到情感和精神的振奋;图书资料摆放在三层敞开式书架上,且设有移动式书车,配有低矮的陈列柜,这种类似文献旅行的火车站式的设计打破了沉闷单调的监狱生活,把囚犯的精神带到遥远的、充满了各种机遇的、理想的未来世界;最受欢迎的文献摆放在新颖的书架上,有条理地陈列于图书馆的中心位置。图书馆提供了一个短暂的、轻松的时刻,使囚犯从监狱的物理空间中暂时脱离出来,融入到图书馆的各种文献资源中,发挥图书馆“灵魂药剂师” (Apothecary for the Soul)的治愈作用[23]。

  1.4 加强与外界的联系,提高社会关注度

  自2003 年以来,明斯特监狱图书馆与当地组织机构,包括书店、出版社尤其是明斯特市立图书馆紧密联系。明斯特监狱图书馆和明斯特市立图书馆签订协议,允许明斯特监狱图书馆从明斯特市立图书馆借阅图书,必要时甚至可以从后者获取参考咨询服务。两个图书馆的职员进行了互访,还联合举办了世界图书版权日与图书馆之夜(Library Night)等活动。在财政预算和人力资源都很缺乏的情况下,明斯特监狱图书馆创立监狱图书馆支援组(Prison Library Support Group),为官方非盈利组织,有80 个成员,包括图书馆工作人员、法官、律师、图书经销商和作家,目的是通过监狱图书馆增加被监禁人员的发展与教育机会和福利。该组织成员参与图书馆的公共关系活动、馆藏资源投资、数据加工服务、图书馆设计、阅读推广等。明斯特市立图书馆馆长以监狱图书馆支援组成员的身份,联合政府、司法部门、宗教组织和图书馆行业的17 位公众人物为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申请 Library of the Year2007(2007 年度图书馆) 写了推荐信。明斯特监狱图书馆也是 Friends of M ns ter City Library (明斯特市立图书馆之友)这一组织的成员。明斯特监狱图书馆在2007 年10 月24 日的世界图书馆日被授予德国图书馆奖(German LibraryAward)之后,接待了来自德国其他州及国外(包括巴西、马其顿、挪威、俄罗斯和匈牙利)各类组织的来访,创办了一系列有社会各界名人参加的阅读推广和文化促进活动,如举办面向青少年囚犯的沃尔夫冈。霍尔班(当代德国最受欢迎的幻想作家)阅读倡导活动;主办由德国著名演员 Jo Baus ch 主持,Steffi Steffan 乐队伴奏,来自三所监狱的100 名囚犯及监狱图书馆支援组成员一起参加的自己作品或者图书馆藏书的朗读活动;策划捷克作家J iriGrus a 与当地学生和明斯特监狱囚犯的阅读交流活动等等。[24]明斯特监狱在其官方网站上号召社会对明斯特监狱图书馆进行资金和书籍的捐助,捐款的接收单位是监狱图书馆学会(Prison Libraries As sociation),捐赠的书籍要求是5 年之内出版的。[25]上述情况反映出明斯特监狱图书馆在积极与外界保持联系。

  2、明斯特监狱图书馆服务的启示

  2.1 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

  完备的法律法规使明斯特监狱图书馆在制度、人员、经费等方面得到充分保障,是其发展的前提 1903 年威斯特法利亚州(即今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明斯特市制定了如下管理规则:正常情况下每周每一位囚犯应当获得一本监狱教师给予的图书。[26] 1987 年欧洲委员会(Council of Europe)通过的关于《监狱事务的规范性文件欧洲监狱规则》第28 项条款明确指出:所有的机构必须为囚犯提供充足的馆藏资源,必须提供用于娱乐和教育的一系列图书和其他种类的文献。任何监狱图书馆应该尽可能与公共图书馆联合进行管理。[27]2007 年9 月德国图书馆协会(German Library As sociation )发现 16 个州中有9 个没有按照《欧洲监狱规则》在新拟定的《未成年人拘留法》草案中要求监狱设立图书馆情况后,敦促各州司法部门将监狱图书馆纳入监狱立法内容之中,使德国监狱图书馆的发展有了强劲的法律保障。[28] 国际图联《犯人图书馆服务指南》指出:为保证监狱图书馆服务的开展,政府或监狱当局应依据现有图书馆法规,明确监狱图书馆的监管主体、任务、目标、资金来源和管理责任。[29]美、英、澳等发达国家在这些方面已制定了较为详细的法律制度或准则[30],而在我国,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第66 条规定:监狱应当设立教室、图书阅览室等必要的教育设施,但对监狱图书馆的经费来源、藏书建设规模、人员配备比例、信息服务措施、开放时间等具体内容并没有作出明确规定[31]。因此,我国监狱图书馆的法律法规亟待完善。

  2.2 实行专业化管理

  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管理和用户服务在监狱制度限制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按照公共图书馆的模式运作,聘用职业图书馆员进行专业化管理是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的亮点,也是促使其成为德国监狱图书馆典范的关键。国际图联《犯人图书馆服务指南》指出:所有的监狱图书馆无论规模大小,都应当由图书馆和信息科学(Library andInformation Science,LIS)专业或学习过类似学位课程的专业图书馆员管理或监督;500 人以上规模的监狱应当配有全职专业图书馆员 1 名,1000 人以上规模的应当聘任全职专业图书馆员两名;图书馆工作人员应当具有必要的专业技术资格,能直接为用户提供服务和技术支持。[32]以上内容对监狱图书馆实行专业化管理提出了明确要求,成为各级各类监狱图书馆管理制度的规范和参照。我国监狱图书馆也应以此为指导范本,实施专业图书馆员管理制度,切实提高监狱图书馆的服务和管理水平。

  2.3发挥优势,实现图书馆教育功能

  作为一个社会性机构,图书馆的场所感使其具有独特的教育功能和社会价值。[33]监狱图书馆通过为囚犯提供特有的物理空间和文献资源服务,给其带来心智的启迪和精神的鼓舞。明斯特监狱图书馆在成功实行空间改造的基础上,为犯人们提供多种形式的文献信息资源服务,起到了两方面的作用:一方面,在图书馆阅读书籍、使用声像资料,使被监禁者暂时脱离监狱的现实环境,营造了一个人情感的空间;另一方面,书籍给囚犯打开了新的世界,为他们提供文化和精神养分。明斯特监狱图书馆的图书资源使用率超过80%,反映用户对图书馆有很高的兴趣度和依赖度。正如明斯特监狱长 Maria Look 所说,在监狱里开始阅读的人在释放后会将这种阅读体验融入新生活中,使监狱惩罚实现其重要目标,帮助囚犯建设性地利用业余时间。[34]国际图联《犯人图书馆服务指南》指出:监狱图书馆应当组织一系列促进阅读、文化和素养追求的活动和项目,为囚犯创造性利用时间和提高生活质量提供机会,并培养他们的生活技能和自信心[35],藉此为囚犯搭建通向终身学习的桥梁。[36]我国监狱图书馆应该更加注重空间设计和场所布局,提供符合囚犯需求的多种文献信息资源,开展多种阅读推广活动,使监狱图书馆有效地发挥其独特的教育功能。

  2.4 消除与外部社会的隔绝

  明斯特监狱图书馆还邀请大量政界、商界和文艺界的名人与囚犯一起开展文化交流活动,一方面可增加外部社会对监狱图书馆的关注,从而获得更多资金和资源的支持:明斯特监狱图书馆能够成功进行空间改造,在很大程度上是监狱图书馆支援组(Prison Library Support Group)公关活动的成果,很多捐赠者为图书馆的改造做出了贡献[37];另一方面能增强囚犯与外部社会的联系: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人物来监狱参与活动,具有很强的示范和引导作用,不仅带动和促进囚犯的阅读行为,而且使他们感受到外界的关爱,从而消除监狱与外部世界的隔绝,有利于囚犯出狱后更好地适应和回归社会,避免出现电影“肖申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老图书管理员(囚犯身份)由于长期与外界隔绝,出狱后不能适应现实生活从而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悲剧。

  需要得到关注的还包括监狱图书馆员,他们在工作中经常感到被隔绝,被剥夺了与“围墙”外同行定期接触与交流的权利。有的监狱图书馆员曾经表示:在普通的图书馆会议讨论或者出版物中,几乎没人注意到我们这个群体,以及我们的需求和目标;公共图书馆或者大学图书馆的馆员们很少意识到监狱图书馆员所处的现状及其对监狱图书馆的影响。[38]这种隔绝打击了监狱图书馆员的自信心和工作热情,从而影响了监狱图书馆的管理工作。监狱图书馆工作人员可以通过加入行业网络组织、参加互联网讨论群体、订制信息通报服务、参加专业学术会议和研讨会、发表专业论文、为图书馆学专业学生演讲等活动消除这种隔绝,并通过参加跨学科项目、顾问委员会等形式提高图书馆在监狱管理者眼中的重要性[39]。

  3、结语

  图书馆积极把各项服务延伸到弱势群体中,被称为延伸服务。延伸服务既是一种服务理念和服务模式,也是一种社会运动,体现了图书馆员支持各类弱势群体,满足社会中更多边缘人群的阅读需求,为消除社会不平等做出积极努力。[40]监狱图书馆的服务正是一种延伸服务,旨在为囚犯提供娱乐消遣、继续教育、个人发展、独立学习或研究等有效利用业余时间的途径和手段。明斯特监狱图书馆之所以成为德国监狱图书馆的典范,在于其以保障监狱囚犯信息资源获取权利为己任,提供既正规又特殊的服务,其参照普通公共图书馆的营运模式,实行专业化的监狱图书馆管理:采用三层管理模式;提供多种形式的文献资源和信息服务;成功实行空间改造,承担了“灵魂药剂师”的作用;加强与外界的联系,提高社会关注度。明斯特监狱图书馆带来的启示有:发展监狱图书馆的前提是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提升监狱图书馆的服务水平必须实行专业化的管理;通过发挥监狱图书馆的空间和文献资源优势,实现其教育功能;通过吸引外部社会的关注,消除监狱与外界的隔绝,等等。期待我国监狱图书馆吸收和借鉴这些理念和做法,进一步提高理论研究和管理实践水平。原载《图书馆论坛》2016(5)

【参考文献】
[1][29][32][35][39]Vibeke Lehmann,Joanne Locke. 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prisoners [EB/OL].[2015- 10- 11].http:/ /www . ifla . org/ publications/ ifla- professional- reports- 92.
[2] 中国监狱信息网.略论监狱管理创新[EB/OL].[2015- 08- 10]. http:/ /www.cnprison.cn/ bornwcms/Html/ lljj/ 2012- 09/ 14/ 4028d117395d06e80139c230740.html.
[3][8]谭益阳.我国监狱图书馆研究综述[J].图书馆建设,2014( 6 )
[4][17]SuzannaConrad.CollectionDevelopmentandCirculation Policies in Prison Libraries: An Exploratory Survey of Librarians in US Correctional Institutions [J].The Library Quarterly,2012,82( 4 )
[5] 范并思.信息获取权利:政府信息公开的法理基础[J].图书情报工作,2008( 6 )
[6] [30]王东艳.我国监狱图书馆25年建设和研究现状[J].国家图书馆学刊,2011( 4 )
[7][10]孙薇.监狱图书馆为服刑人员提供信息服务研究[D].合肥:安徽大学,2012.
[9] 陈春艳,余筱雨.我国监狱图书馆研究状况述评( 1986- 2009 ) [J].公共图书馆,2009( 4 )
[11] [13] UNESCO Institute for Lifelong Learning .M nster Prison Library [EB/OL]. [2015- 11- 10].http:/ /www.unesco.org/ uil/ litbase/ ?menu=4&programme=110.
[12][14][15][16][18][20][21][22][23][24][26][28][34][37]Gerhard Peschers. BooksOpenWorlds for People Behind Bars:Library Services in Prison as Exemplified by the M nster Prison Library,Germany sLibrary of the Year[J].Library Trends,2011,59( 3 ):520- 543.
[19][25] The Prison library of M nster. To open up insights[EB/OL]. [2015- 08- 25].http:/ /www.jva- muenster.nrw.de/ aufgaben/ freizeit_der_gefangenen/ buecherei/ index.php.
[27] 吴宗宪.当代西方监狱学若干问题述评[J].犯罪与改造研究,2003( 1 )
[31] 中国普法网.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 2012年修正本)[EB/OL].[2015- 09- 20]. http: / /www.legalinfo.gov.cn/
index/ content/ 2013- 10/ 24/ content_4957748_16.htm.
[33] 孙会清,李杏丽,刘惠欣,等.图书馆生存危机及应对措施[J]. 河北联合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 2 )
[36] Dorien Brosens,Liesbeth DeDonder,Sarah Dury,etal. Life Long Learning:The Prison Library as aBridge toParticipation [J]. Procedia- Social and BehavioralSciences,2015( 191 ):1496- 1500.
[38] Andrew Hart. Prison Library Awareness [J]. American libraries,2015( 2 )
[40] 王素芳.国外公共图书馆弱势群体服务研究述评[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0( 3 )
        
        
      首都法学网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中美法律信息与图书馆论坛(CAFLL)
      国家图书馆       美国法律图书馆学会(AALL)       国家检察官学院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图书馆       国际法律图书馆协会(IALL)       最高人民法院图书馆

主管单位:中国法学会  主办单位:中国法学法律网合作机制 技术支持: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北大法宝)
电话:010-82668266-152 传真:010-82668268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44号
加入收藏 | 本站首页 | 联系我们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