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关于我们 法律图书馆与法律信息研究会 法律信息研究 中外法律图书馆 法学文献与检索 政府信息公开 法律图书馆导航 法律法学网导航
馆藏特色研究
法律图书馆业务
法律图书馆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外法律图书馆 > 馆藏特色研究
馆藏特色研究
暂无下载资料

 我国监狱图书馆研究综述
            谭益阳 点击量:118
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
【摘要】
监狱图书馆是专门为配合监狱的教育改造而设立的一种文化教育设施,是对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的有效场所。学界对我国监狱图书馆的研究包括:对监狱图书馆的发展历史、相关法律法规、价值等方面的理论研究;对监狱图书馆的调查与案例,建设、管理与服务等方面的实践研究。但其仍存在着总体研究少,断层现象明显;研究范围窄、深度不够;实践工作研究多于理论研究,未形成指导性理论;国外经验介绍少,历史研究少;监狱工作人员参与研究少,不利于研究的深入开展等问题,有待日后加强。
【关键字】
监狱图书馆;公共图书馆;统计分析法
    

  监狱是惩罚、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特殊机关,肩负着对服刑人员进行正规、系统的政治、思想、法律、道德、科学文化和技术教育的使命。根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截至2012年底,我国在押服刑人员共1 657 963人[1],要对如此庞大数量的服刑人员进行教育改造是十分艰巨的任务。民国学者严景耀说过,“要为在监人谋增进知识,图书室是决不可少的。” [2]监狱图书馆正是专门为配合监狱的教育改造而设立的一种文化教育设施,是对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的有效场所。我国监狱图书馆的设立相对于国外起步较晚,研究上也相对较为滞后,本文就前人对我国监狱图书馆的研究状况进行分析,并探索研究中存在的不足和日后可深入研究的方向,以期为日后该领域的研究提供参考,并希望对我国监狱图书馆的建设和发展有所裨益。

  1、研究数据来源与统计概况

  广义上的监狱包含监狱、看守所、劳教所(现已被撤销)等一切关押犯人的场所,因此笔者在文献检索过程中加入了相关近义词。2014年1月,笔者以“‘监狱图书馆’或‘监狱图书室’或‘看守所图书室’或‘劳教所图书室’或 ‘拘留所图书室’”和“‘prison library' 或 'jail library’”为检索词,通过主题检索入口,分两次对超星发现系统进行检索,检索时间范围不限、来源为全部期刊,两次检索得到的文献数量分别为75 和2.通过整理,最后纳入分析的文献共41 篇,其中论文40 篇,会议纪要1 篇。

  图1 为文献发表情况统计,可以看出,我国关于监狱图书馆的研究文献总数偏少,研究起步比较晚、中断情况明显,其中1995年、2003年的文献数量有所上升,其原因与1994年年底《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的颁布、1995年《关于创建现代化文明监狱的标准和实施意见》的颁布和2003年 《监狱教育改造工作规定》 的颁布有一定的关系。 而2009年以后研究文献数量有所增加,特别是在2013年达到6篇,说明该领域的研究已逐步受到重视。在本文中,笔者将文献研究内容划分为综述及国外情况评介、基础理论、实践工作3 个方面进行分析和总结。

  2 、综述及国外情况评介

  在检索到的文献中,对我国监狱图书馆的研究状况进行分析的综述性文献有两篇。例如,陈春艳、余筱雨对1986-2009年间的研究文献从发文年份、载文期刊、研究主题、作者及其工作单位以及作者所属省份5 个方面对所选定的26篇论文进行了分析,指出我国监狱图书馆研究中存在的问题[3];王东艳对1986年-2010年10月间关于监狱图书馆的31篇论文的研究主题及成果分布、发文年份进行了简单的分析,并提出我国监狱图书馆建设所面临的问题和可采取的对策[4]。 两篇综述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国监狱图书馆的研究状况进行了总结,对其后的研究有一定的实际意义,特别是前者对作者工作单位的统计分析说明了对该领域的研究缺乏监狱工作者的参与,同时呼吁监狱工作者参与监狱图书馆的研究。但两篇文献的作者都未能对文献的研究主题进行深入的分析和总结。

  关于国外监狱图书馆评介的论文共有4 篇,涉及到的国家有美国、日本、挪威、澳大利亚。其中,许宏伟通过编译英文文献,在20世纪90年代介绍了美国一个监狱图书馆的情况,分别从该图书馆的开放时间、馆藏、图书管理、馆员的工作内容、计算机应用、工作人员的变更和馆员对服刑人员的态度等方面进行了阐述[5]。 方树红以其在澳大利亚一所私人监狱图书馆参观的见闻为基础,从保障机制、硬件建设、馆藏资源建设、管理人员配置、读者服务、宣传与交流等方面对澳大利亚私营监狱图书馆进行了介绍,并提出了对我国监狱图书馆建设的启示[6]。 刘甲库从刑罚模式视角指出监狱图书馆的缘起及争议,并对美国、挪威和日本三国监狱图书馆的发展概况、立法情况、主管部门和人员构成进行了选择性的比较,分析了影响监狱图书馆发展的因素,并指出其对我国监狱图书馆发展的借鉴意义[7]。

  介绍国外监狱图书馆的文献数量虽然不多,但可以看出国外监狱图书馆从法律到图书馆建设和运营,以及图书馆管理和服务的大体情况,对我国监狱图书馆的建设和发展有所启示。例如,美国、挪威关于监狱图书馆有比较完善的法律法规,美国监狱专设法律图书馆,澳大利亚监狱图书馆开展丰富、合理的读者服务和适当的宣传与交流活动。此外,美国监狱图书馆员在读者的管理上,认为“应该把进入图书馆的犯人当作读者看待而不要只把他们看成犯人,监狱图书馆不是为了给人施加惩罚,既是图书馆员,就要尊重读者”[5]。笔者对此十分赞同。

  3 、基础理论研究

  3.1  历史研究

  目前对于我国监狱图书馆发展的历史研究较少,相关文献仅有两篇。其中,王东艳对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监狱与公共图书馆携手共建监狱图书馆进行了阐述,特别是对21世纪第1个10年来监狱图书馆的发展过程中较为有代表性的事件进行了介绍,并总结了这10年监狱图书馆发展的5个特点[4]。张东平对民国时期京师第一监狱图书室的建设和馆藏管理进行了概述,并认为其设立意义非凡,是对推进监狱教育具有长远意义的创举,其还论述了民国时期监狱出版物产生的背景和作用[8]。

  通过对研究监狱图书馆的文献进行梳理,笔者发现,目前国内个别研究者认为我国监狱图书馆的建设始于1984年年底浙江省第六监狱建立的首个图书流通站,将我国监狱图书馆的发展历史说成20余年,这显然是错误的,在一定程度上会对往后的研究者产生错误的引导。我国监狱图书馆的建立始于民国时期的“京师模范监狱”(后更名为“京师第一监狱”),该监狱在兴建之初已将图书室设计入内,于1912年8月落成,并在之后的扩建中也设计有图书室[9],但直到1922 年4月京师第一监狱呈准司法部设置图书室才使得监狱图书室得以创建[10],创始人则是当时担任典狱长的王元增[11]。而对监狱图书馆的研究始于何时,笔者未曾仔细考究,但自监狱图书室设立之后便有学者对其进行研究,如学者严景耀于1930年发表的《北平监狱教诲与教育》一文中有对京师第一监狱图书室的研究,还提出了监狱图书室改进的方法[2] ;学者张鸿书1933年发表的 《监狱图书馆研究》对监狱图书馆为什么要设立到如何设立、如何开展相关工作进行了详细论述[12]。

  3.2   法律法规及规章制度研究

  服刑人员失去了部分的人身自由,是弱势群体中较为特殊的一个群体。我国在押服刑人员共165 万,为这部分人提供图书馆服务符合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和我国《图书馆服务宣言》的精神,也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的精神。服刑人员有文化权利,也有受教育的权利,设立监狱图书馆正是为服刑人员提供图书馆服务的最佳选择,也是实现和保障其文化权利、受教育权利的最佳方式。

  在关于监狱图书馆的研究中,没有专门对于服刑人员阅读权利的法律法规的研究,涉及到一些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的文献也较少,只有两篇。吴昌合、郭磊对国际图书馆协会和机构联合会(以下简称国际图联)发布的《公共图书馆宣言》、《监狱服刑人员服务指南》、《图书馆及可持续发展声明》中关于保障服刑人员利用公共图书馆的权利等部分的内容进行论述,认为图书馆的服务对象是“所有”,同时对一些地方图书馆法规进行了解析,提出了我国缺乏专门针对服刑人员的图书馆服务政策[13]。卢家利、苏瑞竹则专门对国际图联发布的《监狱服刑人员服务指南(第三版)》的主要内容进行了阐述,并以此为依据结合我国监狱图书馆的现状,提出了监狱图书馆立法、建设、管理等方面的意见[14]。

  我国对于为弱势群体提供图书馆服务的法律法规确实还不够明确,特别是针对服刑人员的图书馆服务的制度和指南更是缺乏。《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报告2012》对2011年我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进行了总结,其中总结的图书馆类型包括:公共图书馆、高校图书馆、专业图书馆、民办图书馆、其他系统图书馆,但其他系统图书馆中有中小学图书馆、党校图书馆、团校图书馆、医院图书馆、军队院校图书馆,却没有监狱系统图书馆;且在公共图书馆服务内容的总结中,也只是笼统地提到“关注青少年及弱势群体的权益,加大对未成年人及残障人士的服务力度” [15],并未提及监狱服刑人员。《全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到应“加强面向农民、进城务工人员、老年人、未成年人、低收入人群、残障人群等特殊人群的图书馆服务” [16],但服刑人员这样的特殊群体却未提及。可见,我国对建立监狱图书馆或公共图书馆为服刑人员提供服务还不够重视,笔者十分期待《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能尽快出台,并希望其中含有对监狱图书馆建设、发展和服务的相应规定。

  3.3  价值研究

  监狱图书馆之于服刑人员犹如公共图书馆之于社会大众、学校图书馆之于学生。在对监狱图书馆设立的价值或是对服刑人员的作用的研究中,谢敏以哈尔滨汽车图书馆在哈尔滨监狱建立图书馆流动网点的实践为例,认为为服刑人员提供图书馆服务可以促进其思想改造、提高其文化素质、劳动生产技能和技术水平,为服刑结束后就业创造条件[17]。石玉廷和思雨则在不同时期分别通过对服刑人员的调查来说明监狱图书馆的作用,石玉廷认为监狱图书馆的作用除谢敏所说的几点外,还有消遣娱乐的作用[18],而思雨则认为监狱图书馆还能够促进对服刑人员的管理,并为服刑人员提供心理矫治[19]。张虹提出了监区图书室是监区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并认为图书室的建设是新时期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必需品,也是做好对青少年服刑人员教育改造工作的重要途径[20]。耿凤艳还提出了监狱图书室可以帮助服刑人员了解社会发展的信息[21]。

  对监狱图书馆价值的研究体现了监狱图书馆作为监狱对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的辅助机构所能起到的作用,也说明监狱图书馆的建设是有必要的。但在检索到的6篇论文中,4篇是20世纪90年代发表的,另外两篇是2003年发表的。图书馆的功能随着社会进步也有相应的改变,而其对监狱和服刑人员效用的研究则未能跟上,这也是未来研究需要继续深入之处。

  4、实践工作研究

  有关监狱图书馆实践工作的研究对于促进监狱图书馆的建设、改善监狱图书馆的管理状况有重要的意义。

  4.1    调查与案例

  4.1.1  监狱图书馆现状的调查研究

  为了解监狱图书馆目前的建设状况,研究者们就此进行了调查研究。宦伟通过对一些监狱图书馆的调查和对服刑人员的问卷调查发现监狱图书馆规模小、藏书结构不合理、管理机制不健全、建设和发展缓慢,认为监狱图书馆应当结合服刑人员的特点,办出自身的特色[22]。思雨则通过对7 个监狱的150 名警察和150 名服刑人员进行问卷调查,阐释了监狱图书馆当时的发展现状、其对服刑人员的作用及其发展的制约因素,并提出了建立监狱图书馆的4个原则,认为监狱图书馆将迎来改革和调整[19]。方树红则对浙江省14所省属监狱图书馆的馆舍、藏书、经费、服务、设备、管理等方面进行了调查,分析发现浙江省监狱系统图书馆存在馆舍小、设施落后、各馆发展不平衡、藏书结构不合理、管理水平低、机制不健全、管理人员不稳定等问题,并提出了相应的解决对策[23]。

  以上调查都只是针对一个地区或单个监狱图书馆的,调查的结果显示目前各个监狱图书馆发展的现状并不理想且存在的问题相似。我国目前有监狱680 余所[24],是否所有监狱的图书馆都存在相似的问题,我们不得而知,笔者也还未发现有对全国监狱是否设立图书馆的统计资料。

  4.1.2  公共图书馆为监狱提供服务的案例研究

  自1984年浙江省图书馆与该省第六监狱建立图书流通站开始,全国各地图书馆纷纷与监狱建立联系,为监狱提供服务。由此,针对此实践的研究逐步开始,其中,陈俊民对江西省图书馆在该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建立图书流通站从酝酿、尝试和建站后获得的社会效益进行了细致的论述[25]。刘一丁对浙江图书馆在监狱建立图书流通站的工作内容和推动监狱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成绩进行了概述,并认为该项工作的开展得益于思想解放、调查研究和领导重视[26]。尹美华[27]、叶淦林[28]、王俊懿[29]分别介绍了上海地区、德兴市、朝阳县的公共图书馆为监狱服刑人员提供服务的方式和内容。杨明英则对常德市图书馆监狱分馆的特点进行了论述,并提出了对监狱图书馆建设的启示[30]。

  公共图书馆在监狱建立分馆、图书流通站等形式已经较为普遍,省市县各级公共图书馆都已开展相应的工作,但相应的研究却缺乏可借鉴性。从以上对文献的分析可以看出,已有的案例研究不够深入、具体,对于如何建立分馆,建立后图书如何流通和管理等具体性工作并未涉及。

  4.2  监狱图书馆建设、管理与服务研究

  对监狱图书馆的研究还要注重宏观与微观的结合:在宏观上研究监狱图书馆建设的性质、模式、制度、影响因素等;在微观上研究监狱图书馆的图书采购、流通等管理工作以及对服刑人员提供的服务和举办的活动。

  在监狱图书馆建设的研究上,万以仁对监狱图书馆服务宗旨、机构设置、图书资料、资金筹措、教员来源5个主要方面进行了略述[31]。任建新从劳教所图书室的性质、管理结构模式、根本任务和目标效应出发谈论了劳教所图书室的管理[32]。吕建明则以全国监狱图书馆建设为出发点,认为“应当从深层次上强化我国监狱图书馆的建设工作”,并提出了各级监狱管理部门应加强的工作[33]。监狱图书馆整体的研究对促进监狱图书馆建设和发展会产生重要的影响,但目前的研究为数不多,也不够全面。

  在监狱图书馆管理工作的研究上,孟继红提出了社会各界在向监狱图书馆赠书时,需要考虑监狱图书馆特定的服务对象为服刑人员,同时还对监狱需要的图书进行了列述[34]。孙悦津则从监狱图书目前的现状和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出发,提出丰富图书种类、出台图书管理办法等对策,并认为监狱的图书管理工作应向规范化、合理化、信息化方向发展[35]。监狱图书馆管理工作犹如公共图书馆管理工作,却又不同于公共图书馆管理工作,其服务的对象明确,因而其管理要更为细致,对馆员的挑战也更大。

  在监狱图书馆为服刑人员提供服务的研究上,主要集中于为服刑人员提供阅读引导和阅读治疗上。例如,周健宇通过调研服刑人员的阅读倾向,分析了其与普通读者之间的差异及其阅读心理与需求,并以此提出了开展阅读引导、阅读疗法的建议[36];隋文杰等人对阅读疗法在监狱图书馆实施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进行了研究[37];万宇提出了在监狱图书馆实施阅读疗法需要注意的地方[38];韩向阳对参与读书活动的服刑人员进行了调研和分析,认为日后开展读书活动要加强对阅读的指导[39]。此外,林爽注意到我国监狱中有外籍服刑人员,提出了监狱图书馆为外籍服刑人员服务中存在的问题和解决途径[40]。监狱图书馆在服刑人员中开展阅读服务和治疗,有助于引导服刑人员思考、领悟,有利于对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

  对监狱图书馆的研究应该在宏观上重视建设、发展和管理模式的总结与规章制度和评估标准的建立等,在微观上应该加强图书的“三化”管理、图书馆员素质的培养、图书馆服务的多元化和针对性。

  5 、研究的不足与展望

  5.1 研究的不足

  综上所述,目前我国对监狱图书馆的研究有较多的不足,主要体现在:①总体研究少,断层现象明显。我国监狱图书馆自创建至今已不断发展,现今越来越多的公共图书馆在监狱建立分馆、图书流通站或读书基地等,但监狱图书馆的研究文献总数却不多,研究也出现了断层现象。究其原因,恐怕与我国自民国以来的历史、政治等因素有很大关联。 ②研究范围窄、深度不够。上文所述的几个研究主题中,对监狱图书馆所涉及到的各个要素、各项工作未能深入、细致地研究,如图书的采购、流通管理,图书馆的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图书馆空间安排,图书馆员的素质,图书馆提供的参考咨询、图书推荐和阅读指导等服务。 ③实践工作研究多于理论研究,未形成指导性理论。对监狱图书馆的实践工作的研究较多,但并未形成具有指导性的理论,且目前的研究对监狱图书馆的建设和管理指导作用不大。 ④国外经验介绍少,历史研究少。目前,国外监狱图书馆的发展已经较为成熟,但国内的研究中对国外情况介绍较少,不利于我国监狱图书馆建设的借鉴;同时国内对于监狱图书馆的缘起和发展历程的研究较少,不利于研究者对监狱图书馆的认识。 ⑤监狱工作人员的参与研究少,不利于研究的深入开展。研究者多为省、市图书馆和高校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他们对监狱图书馆的了解必然较少,而掌握服刑人员情况和监狱图书馆情况的监狱工作人员却很少对该领域进行研究,当然这其中有很多的原因,但如果他们能够参与研究,有关监狱图书馆的研究则可以更加深入和具体。

  5.2  研究展望

  我国有关监狱图书馆的研究虽然也有一定的历史,但是从数量上来看,其还处于起步阶段,还有许多主题有待深入、拓展,有许多空白有待填补。笔者以为,未来可研究的方向有许多,主要可以分为:对监狱图书馆历史的研究,了解起源和发展历程才能更好地认知未来;对监狱图书馆法律法规和制度的研究,了解法律法规的要求才知道为何要建设监狱图书馆;对建设监狱图书馆涉及的要素的研究,了解影响因素才能明白如何进行监狱图书馆建设;对国外监狱图书馆的研究, 了解国外情况才能有所借鉴以避免建设过程中走弯路;对监狱服刑人员的研究,了解服刑人员的特点和需求才懂得怎样让监狱图书馆有针对性地为服刑人员提供服务;对监狱图书馆服务的研究,了解服务的功效、对图书馆及其服务进行评估才能让其发展地更好。此文原载《图书馆建设》2014(6)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
2013[EB/OL].[2014-01-24]. 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2013/indexch.htm.
[2]严景耀.北平监狱教会与教育[G]//民进中央宣传部.严景耀论文集.北京:开明出版社,1995
[3]陈春艳,余筱雨.我国监狱图书馆研究状况述评(1986-2009)[J].公共图书馆,2009(4)
[4]王东艳.我国监狱图书馆25年建设和研究现状[J].国家图书馆学刊,2011(4)
[5]许宏伟.一个美国监狱图书馆[J].图书馆杂志,1995(2)
[6]方树红.澳大利亚私营监狱图书馆的建设及启示[J].无线互联科技,2013(4)
[7]刘甲库.美国、挪威、日本监狱图书馆比较研究与借鉴[J].图书情报工作,2013,59(19)
[8]张东平.民国时期的监狱图书馆及出版物:以京师第一监狱为中心[J].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40(4)
[9]北京市地主志编纂委员会.北京志·政法卷·监狱·劳教志[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6
[10]严景耀.北平监狱教会与教育[G]//民进中央宣传部.严景耀论文集.北京:开明出版社,1995
[11]徐家俊.监狱学家王元增生平及著作初考[G]//郭富纯.旅顺监狱旧址百年变迁学术研讨会文集:1902-2002.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3
[12]张鸿书.监狱图书馆研究[J].文化图书馆学专科学校季刊,1934(1)
[13]吴昌合,郭磊.公共图书馆之于监狱信息需求与服务[J].图书馆工作,2008(3)
[14]卢家利,苏瑞竹.国际图联监狱图书馆服务指南及其启示:有关国际图联的研究之一[J].科技情报开发与经济,2011,21(19)
[15]周和平.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报告2012[M].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2
[16]文化部关于印发《全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的通知
[EB/OL].[2014-01-25].http://www.caca.gov.cn/detail_politrid.aspx?lawid=8703.
[17]谢敏. 汽车图书馆在犯人改造中的特殊作用[J].图书馆建设,1992(5)
[18]石玉廷. 监狱图书馆特殊教育功能初探[J].图书馆学刊,1994(5)
[19] 思雨. 监狱图书室现状透析[J].中国监狱学刊,2003(5)
[20]张虹. 试论监区图书室建设与青少年罪犯改造[J].贵图学刊,1995(1)
[21]耿凤艳.论监狱图书室的作用及其有效发挥[J].中国监狱学刊,2003(4)
[22]宦 伟.监狱图书馆现状调查[J].图书馆杂志,2002(9)
[23]方树红.浙江省监狱图书馆发展现状调查分析[J].图书馆建设,2009(8)
[24]司法部部长吴爱英透露称全国共有监狱681所
[EB/OL].[2014-01-25].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2-04/25/c_111838353.htm.
[25]陈俊民.在监狱建立图书流通站的尝试[J].江西图书馆学刊,1990(2)
[26]刘一丁.办进监狱的图书馆[J].浙江司法,1991(2)
[27]尹美华.上海地区公共图书馆对监狱服刑人员的服务[J].图书馆
[28]叶淦林.送书服务到监狱,协同帮教促转化:德兴市图书馆把读者服务工作延伸到监狱[J].江西图书馆学季刊,1998(3)
[29]王俊懿.图书馆为在押犯人服务的实践探索[J].内蒙古科技与经济,2012(19)
[30]杨明英.常德市图书馆监狱分馆建设时间[J].图书馆,2010(4)
[31]万以仁.一颗刚冒出的新星:监狱图书馆[J].新世纪图书馆,1986(2)
[32]任建新.浅谈劳教所图书室管理[J].图书馆,1994(3):66.
[33]吕建明.论监狱图书馆[J].法律文献信息与研究,2003(1)
[34]孟继红.监狱图书工作试论[J].江西图书馆学刊,1995(3)
[35]孙悦津.试析监狱图书管理的现状、问题、对策及发展方向[J].山东行政学院学报,2013(4)
[36]周健宇.服刑人员阅读倾向的合理引导及保障[J].图书馆论坛,2013,33(2)
[37]随文杰,王彦鹏,陈星宇,等.阅读疗法在监狱图书馆中的研究与应用微探[J].贵图学刊,2009(1)
[38]万 宇.我国监狱图书馆阅读治疗的现状与未来发展研究[J].图书馆工作,2005(2)
[39]韩向阳.监区读书活动的实践及思考[J].上海高校图书情报学刊,2002(4)
[40]林爽 浅议监狱图书馆对外籍监狱服刑人员的延伸服务[J].科技情报开发与经济,2011,21(28)
        
        
      首都法学网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中美法律信息与图书馆论坛(CAFLL)
      国家图书馆       美国法律图书馆学会(AALL)       国家检察官学院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图书馆       国际法律图书馆协会(IALL)       最高人民法院图书馆

主管单位:中国法学会  主办单位:中国法学法律网合作机制 技术支持: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北大法宝)
电话:010-82668266-152 传真:010-82668268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44号
加入收藏 | 本站首页 | 联系我们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