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关于我们 法律图书馆与法律信息研究会 法律信息研究 中外法律图书馆 法学文献与检索 政府信息公开 法律图书馆导航 法律法学网导航
馆藏特色研究
法律图书馆业务
法律图书馆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外法律图书馆 > 馆藏特色研究
馆藏特色研究
暂无下载资料

 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
——兼谈读书、科研心得
            林洹民 点击量:105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
    

  爱因斯坦曾说过,我们唯一必须知道的东西,就是图书馆在哪里。与国内的大学图书馆不同,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有着独特的味道。笔者刚刚从德国留学归来,趁着“遗忘的艺术”尚未展开,希望用文字记录下笔者印象中的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

  一、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一般介绍

  德国法兰克福大学(Goethe University Frankfurt)一共有四大校区,学校图书馆位于 Bockenheimer Warte 校区,其他校园则有自己的院系图书馆。不管是学校总馆还是各院系分馆都为开放式图书馆,亦即非本校学生也可以自由进出和借阅书籍。当然,没有学生卡的人员必须首先办理读书证。与德国国家图书馆相比,大学图书馆读书证可以免费办理。因此,很多法兰克福市民乃至流浪汉都有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的读书证。开放式图书馆的设立与德国全民教育、终生教育的理念相一致。德国人认为,社会法治国(sozialer Rechtstaat)能否实现,首先取决于是否存在高素质的国民。因此,教育应当在保障质量的同时尽可能地降低门槛。在该理念的影响下,德国大学图书馆基本都是对所有人开放的。然需注意,一旦进入考试月,大学图书馆便只对本校师生开放。考试月“一座难求”,大学必须优先照顾本校学生的学习要求。德国考试难度极大,相比较一般的市民而言,学生面临的考试压力值得图书馆优先考虑。笔者曾听闻,教授将本科物理考试的及格分数降至 20 分(20/100),即便如此,通过率仍低至个位数。

  二、法学图书馆的藏书

  囿于学科背景,笔者仅欲介绍法律书籍的收藏情况。法兰克福大学是一所年轻的大学(1914 年创办),但是图书馆尽可能地收集历史上的经典文献。在德书写博士论文舒畅之处即在于,一本古老的文献可以随意的从书架上取出阅读。如今身在国内,查阅文献颇为不便,文献考据工作便大大受限。如果一些经典文献保存在书库当中,借阅人可以通过网上申请借阅的方式获得。一般上午申请,下午 3 点之后就可以领取了。

  法兰克福大学的图书馆藏书极为丰富,除了大量的专著之类,笔者希望介绍一下图书馆的教科书、案例书以及杂志情况。教科书是法律教育和法学研究的基础图书。德国教科书的编写体系往往不拘泥于法律文本的章节顺序,而是加入了法律背景知识,比如基础法理、历史发展等内容,以理论知识点而不是条文顺序作为建立内容体系的依据。教科书在选择上会分为三类:大教科书(gro?es Lehrbuch)、小教科书(kurzes Lehrbuch)和核心知识点教科书(Grundrisse des Rechts)。核心点教科书内容篇幅虽小,但选择的知识点都是法考重点,体系结构也相对完整。德国的法学教学以通过司法考试为目的,在体系教科书之外,往往会配套案例分析书,两者缺一不可。我国法学教育欠缺对学生分析案例能力的训练,不可不谓一项缺失。另值得一提的是,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会将过去的期刊以年为单位装订成册,收藏于图书馆,供学生阅览。此举一方面有利于学术研究--德国法学渊源流程,文献考据工作是研究的基本功;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学生翻读,了解法学的发展变化。记得北京师范大学一位哲学教授曾言,要了解中国学术发展,就将改革开放以来的期刊目录都翻一遍。笔者在德求学期间,很喜欢翻阅旧期刊目录,从中也获得了不少感悟。

  三、图书馆的最新动态及评价

  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最近倾向于通过购买数据库的方式替代购买纸质书籍。这一方面是出于节省资本的考虑,另一方面则是源于德国书籍更新很快,而知识必须及时跟进,如果购买纸质书就需要不断地撤掉旧书、购买新书,这对图书馆也是一大负担。对于学生而言,查阅数据库也有助于避免借不到书的情况--数据库没有访问人数限制。当然,图书馆还是会不断购买新版经典教科书,且往往一次购买几十本,毕竟很多学生还是喜欢阅读纸质书。笔者对电子书起初是“厌恶”的,后来便不再抗拒。笔者有晚上不读法学专业书的“陋习”。旅居德国,难以获得中文纸质书籍,就通过阅读 Kindle 电子书的方式解腹内书虫之渴。初时也多觉不便,待读得多了,也并无不适之感。读书是为了获得书内的知识,与作者对话,书之形式即便重要,也不应因小失大。电子书对于通览式地了解法学研究现状,却可能存在弊端。记得王泽鉴教授 2012 年北京讲座时曾提到,他自己有一个习惯,每到一个图书馆就会一本本地翻图书馆的书。王老师直言,他是“翻书”不是“读书”,大致了解学界的研究现状即可。通过积累这些情报,王老师在进行学术研究时,便可以迅速地搜集材料。龙卫球教授同样有这个习惯。龙老师叹息道,做了院长后,逛书店的时间就少了,以致对学界最新成果的情报收集工作滞后了。笔者初到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之时,每天都花一点时间翻翻图书馆的书,以此了解德国的法学研究状况。通过翻阅新出版的书籍,也能够了解德国新近的研究热点。我的指导老师 Moritz B?lz 教授曾称赞我甫至德国便了解最新的学界动态,我的情报获知盖源于此。如今大学大量购买电子书,对法学发展的获知就需要开拓新的方法。与专著不同,购买法律评论(Kommentar)数据库是必要的,也是经济的。与专著和教科书不同,评论的篇幅往往要大得多,因而需要很多作者共同合作编写。在编排体例上,一部评论完全聚焦于一部法律本身的条文结构,一个条文构成一个独立章节,同时根据法律适用的解释逻辑,按照规范目的、适用范围、构成要件、法律后果、举证责任这样的顺序对法条涉及的法律概念和规范含义进行全面说明。很多法律评论卷本浩繁,例如《德国民法典》相关的著名的《施陶丁格民法典评论》(J. von Staudingers Kommentar zum BuergerlichenGesetzbuch),历经数十年修订,每卷仅包括少数条文,总卷数达 96 卷。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也购买了几套法律评论。但如果要满足学生需要,就必须购买数据库,以此确保学生能够不受书册数量的桎梏。更何况,法律评论经常更新,数据库有助于学生了解最新的观点变化。德国 Beckonline 数据库收录了《慕尼黑法律评论》,并全部提供下载和打印,是法学学生几乎每天必上的网站。与之遥相呼应的是Juris 数据库。Juris 是德国司法部于 1984 年开始着手建立的一家专业的网上判决数据库,它的文档中心就坐落在法院里,收录了超过 100 万篇德国法院判决。1985 年起,Juris 从司法部中独立,转型成为一家有限责任公司。Juris 判例库包括 96 万件以上个判例,其中 30 万左右记录判例全文。判例库录入(除联邦卡特尔局外)德国六个联邦法院自建立以来的判例要览、德国所有的二、三级法院 1976 以来的判例要览和这些法院 1954年以来涉及劳动法和社会保险法的重要判例、高级行政法院 1960 年以来的判例要览、德国帝国法院(即 1945年以前德国最高法院)的官方判例汇编等等。除此之外,Juris 数据库包含 550 多个杂志以及为数众多的法律评论。例如,上文提及的《施陶丁格民法典评论》丛书即收录于 Juris 数据库当中。笔者非常喜欢的《Erman 法律评论》也为 Juris 数据库收录。Beckonline 和 Juris 两大数据库是研究德国法学必不可少的两大数据库。

  四、图书馆的人性化配置

  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提供讨论室,供学生讨论问题之用。除此之外,还提供一人的读书隔间。学生可以在学期开始时网上申请读书隔间,如果幸运申请到,即可以在一个学期内支配该隔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张青波教授当年就是在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的隔间当中完成博士论文的。张教授仅用半年时间就完成了论文初稿。据其表示,固定的工作环境使其能够快速地进入工作状态。最后,法兰克福大学图书馆还提供亲子自习室。德国很多学生在读博期间可能已经有宝宝了。亲子自习室里面有摇床、玩具等等,可以使得博士生们尽可能地实现家庭和学业之间的平衡。

  五、结语

  图书馆承载着文明传承和开拓创新的双重使命。老师们时间和精力有限,未必在每一个领域上都有能力传到授业解惑。借助图书,学生开拓自己的知识面或者解答学习时产生的疑惑,可以说,图书馆藏书的数量和质量一定意义上决定了学生知识的宽度和厚度。与此同时,图书馆的数据库也能使学生第一时间获知情报和知识,有助于培养学生的前瞻性思维。惟愿之江法学院图书馆坚守优良传统,在购买和收藏好书的同时开拓知识来源,惠及广大师生。转自《浙大光华法学院图书馆简讯》2019(3)

        
        
      首都法学网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中美法律信息与图书馆论坛(CAFLL)
      国家图书馆       美国法律图书馆学会(AALL)       国家检察官学院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图书馆       国际法律图书馆协会(IALL)       最高人民法院图书馆

主管单位:中国法学会  主办单位:中国法学法律网合作机制 技术支持: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北大法宝)
电话:010-82668266-152 传真:010-82668268  京ICP证010230-5
加入收藏 | 本站首页 | 联系我们
go